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www.166555.com >

IPO动态 越剑智能IPO:产品单一毛利率下滑第一大供应商系“亲友

2019-08-11 00: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浙江绍兴素有“日出华舍万丈绸”的美誉,浙江越剑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越剑智能”)便坐落于“纺织之乡”绍兴,在纺织设备制造领域深耕多年。2019年4月,越剑智能递交招股书,拟上交所主板上市。

  招股书显示,越剑智能业绩表现亮眼,2016年净利润便已突破亿元大关,一路攀升至2018年前三季度的1.49亿元。不过,财经网注意到,越剑智能家族成员持股比例超95%,供应商中频现“亲友团”。此外,报告期内公司存在第三方回款与个人卡回款的情况,或也为其上市之路平添几分不确定性。

  越剑智能的主营业务为纺织机械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加弹机、空气包覆丝机、经编机及剑杆织机四大类产品。其中,加弹机收入贡献了公司营收的绝大部分。

  2015-2018年前三季度,越剑智能分别实现营收6.08亿元、5.68亿元、9.19亿元、8.46亿元;归母净利润0.97亿元、1.05亿元、1.09亿元、1.49亿元。而加弹机收入从5.34亿元升至8.02亿元,占营收比例由87.83%升至94.79%。

  据悉,加弹机属于纺织行业专用设备中的化纤机械,一般具有较长的使用寿命,客户购买产品有一定的周期性。

  数据显示,加弹机市场经历了2016年的冷淡后,2018年,加弹机全年增量预计1800台,出货量同比增长38.5%。据行业人士预测,经过2017-2018年加弹机爆发式增长,预计2019年新增加弹机数量再次回到低位水平。

  对单一产品依赖较大,意味着天花板相对有限,且极易受到下游需求的影响,这点从越剑智能的销售情况也可见一斑。2016年,公司营收较2017年下滑6.58%。

  而除此之外,公司大客户变动较大且分布较为分散,恐将进一步增加产品销售的不稳定性。2015-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前五大客户实现的销售收入分别占公司当期营收的13.71%、7.21%、9.96%、7.82%。

  2018年前三季度,越剑智能加弹机的毛利率由2016年的30.51%下滑至26.65%。其中,大加弹机的毛利率减少2.54个百分点至30.27%,小加弹机的毛利率则下降更为明显,减少5.38个百分点至21.85%。

  由于大、小加弹机毛利率下滑,越剑智能综合毛利率也从2016年的高点29.7%下探至2018年前三季度的26.5%。

  以贡献毛利较多的大加弹机为例,尽管2016年公司大加弹机平均售价下滑明显,但由于卷绕板、丝架等主要原材料的采购均价较 2015年有所下降,2016年公司大加弹机的毛利率仍处于报告期内的高位。

  但是到了2017-2018年,尽管公司大加弹机销售均价持续上涨,但原材料的涨价亦导致毛利率出现下滑。

  那么,公司的成本控制是否存在不足呢?财经网注意到,越剑智能的供应商之中“亲友团”的身影频现。

  2015-2017年,公司第一大供应商均为嘉会仪表厂,分别向该公司采购1617.17万元、1255.09万元、2458.96万元。

  嘉会仪表厂为实际控制人孙剑华家族成员王伟良之妹夫控制的企业,www.244500.com系越剑智能的关联方之一。2018年5月,越剑智能以166万元溢价11.76%收购了嘉会仪表厂有关加弹机零配件生产经营性资产。

  尽管嘉会仪表厂已消失在越剑智能前五大供应商行列中,不过,亲属关系仍“隐匿”在公司供应商之中。

  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向绍兴市天宏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天宏机械”)采购金额分别为946.2万元、641.18万元、1359.26万元、1125.56万元。而天宏机械的执行董事兼经理系越剑智能实控人韩明海的表兄弟。

  据悉,越剑智能的前身为集体企业越剑集团,成立于2000年。本港台开奖现场结果,经过一系列的企业改制与股权转让后,越剑智能股权已高度集中。

  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孙剑华家族。孙剑华家族直接持有公司4842.16万股,通过越剑控股持有公司4617.86万股,合计持有公司9460.01万股,持股比例为95.56%。

  在公司管理层面,孙剑华任公司董事长,其妻马红光任公司总经理,其姐妹孙文娟、孙建萍均在公司任职,其姐夫王伟良、妹夫韩海明则共同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经营权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公司财务的独立性与管理的规范性或面临更高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公司实控人之马红光与韩明海曾分别代收房租和小额配件收入192.03万元、10.92万元。实控人以个人账户代收公司收入,公司财务方面能否保持独立性呢?

  据悉,第三方回款通常指发行人收到销售回款的支付方与签订经济合同的往来客户不一致的情况。个人卡回款即指即客户将货款支付给公司员工个人账户,再由公司员工账户转至公司对公账户。

  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越剑智能第三方回款金额分别为6416.62万元、3146.53万元、1665.55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司营收的10.53%、5.46%、1.74%。

  同期,公司个人卡回款金额分别为6389.85万元、2524.77万元、918.01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司营收的10.53%、4.4%、0.99%。

  从审核角度来看,第三方回款易对公司财务真实性造成影响,也易引发税务等一系列其他风险,一直来也是证监会重点关注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4年12月公司销售旧车收入5.5万元,未申报缴纳增值税;同年公司违规将代理海运费进项税额5658.72元申报抵扣。2016年8月,绍兴市国家税务稽查局对公司给予罚款3363.34元的行政处罚。

  据招股书规划,越剑智能拟通过此次IPO募资8.69亿元资金。用于智能纺机生产基地及研究院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年产500台智能验布机项目。

  其中,越剑智能耗资6.97亿元的智能纺织机生产基地及研究院项目中,建筑工程费为3.09亿元,占该项目资金的44.35%。年产500台智能验布机项目中,建筑工程费为0.79亿元,占该项目资金的65.83%。

  生产基地需要重新建设尚能理解,但在公司耗资1.09亿元的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中,房产投资金额为0.88亿元,占到该项目总投资比例的80.72%。

  粗略算下来,越剑智能此次募资项目中,用于建筑工程及购置房产的费用合计为4.76亿元,占募资总额的54.78%。

  具体来看,越剑智能拟将于柯桥、萧山、义乌、等十余处购置房屋,仅在萧山购置的房屋便需要3600万元,而其在山东潍坊租赁房屋的费用仅20万元。对比看来,租赁办公场地似乎更为划算,那么公司为何仍要斥巨资购买房产呢?

  值得注意的是,与公司迫切募资新建厂房需求相悖的是,越剑智能IPO前并不缺钱。

  据招股书显示,2015-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理财产品账面余额分别为2.35亿元、1.95亿元、1.93亿元、1.65亿元。此外,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账面上还有2.24亿元的货币资金。可以说,越剑智能的流动性较为充裕。

  另一方面,越剑智能在IPO前曾进行大笔分红。2015-2017年,越剑智能分别现金分红1000万元、3000万元、4.5亿元,合计为4.9亿元,而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合计为3.11亿元。

  正如上文所述,孙剑华家族合计持有公司逾95%的股份,该笔分红绝大多数流入实控人家族的腰包。

  IPO动态 一半子公司亏损、营收高度依赖白云山,一力制药IPO胜算几何?

  IPO动态 彩虹电器冲击“电热毯第一股”:募资项目存疑、销售费用率高于同行

  IPO观察 海湾环境第五大供应商无端“消失”,业绩增长问题引发审委注意

  财面儿正荣集团前7月销售达687.08亿元 完成年度目标的52.85%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8月24日 周日 20:00 闭幕式 奥运频道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我们都应该为自己谋一条后退的路,多一个方便的选择,去挥霍自己的青春。可以让你拥有强大的气场,去面对各种流言蜚语,会给你一个虚拟的世界,保护你脆弱的翅膀,尽管是文字堆垒的城堡,但是会有安全感。

  此时,欢欢眼泛泪花,嘴里一直喊着:“妈妈,我想妈妈了,我要回家。”在陈警官的安慰下,欢欢终于道出了实情。